前言

本文隶属于专栏《1000个问题搞定大数据技术体系》,该专栏为笔者原创,引用请注明来源,不足和错误之处请在评论区帮忙指出,谢谢!

本专栏目录结构和参考文献请见1000个问题搞定大数据技术体系

尽管 Kubernetes 严格来说属于云计算相关内容,但是云计算和大数据结合是相当紧密的,学习了 Kubernetes 对于大数据开发也有相当好处。
可以参考我的这篇博客——大数据和云计算有什么关系?

正文

Kubernetes 是什么?

Kubernetes (来自希腊语,意为“舵手”或“飞行员”) 由 Joe Beda 、 Brendan Burns 和 Craig Mcluckie 创立,而后 Google 的其他几位工程师,包括 Brian Grant 和 Tim Hockin 等加盟共同研发,并由 Google 在 2014 年首次对外宣布。

容器编排 No.1

尽管公开面世不过短短数年时间, Kubernetes 业已成为容器编排领域事实上的标准

其近一两年的发展状态也在不断地验证着 Urs Holzle 曾经的断言:
无论是公有云、私有云抑或混合云, Kubernetes 都将作为一个为任何应用、任何环境提供的容器管理框架而无处不在。

Borg

Kubernetes 的开发和设计都深受 Google 内部系统 Borg 的影响,事实上,它的许多顶级贡献者之前也是 Borg 系统的开发者。

Borg 是 Google 内部使用的大规模集群管理系统,久负盛名。 它建构于容器技术之上,目的是实现资源管理的自动化,以及跨多个数据中心的资源利用率最大化

2015 年 4 月, Borg 论文《 Large - scale cluster management at Google with Borg 》伴随 Kubernetes 的高调宣传被 Google 首次公开,人们终于有缘得窥其全貌。

事实上,正是由于诞生于容器世家 Google ,并站在 Borg 这个巨人的肩膀之上,充分受益于 Borg 过去十数年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 Kubernetes 甫一面世就立即广受关注和青睞,并迅速称霸了容器编排技术领域。

很多人将 Kubernetes 视为 Borg 系统的一个开源实现版本,在 Google 内部, Kubernetes 的原始代号曾经是 Serven of Nine ,即星际迷航中友好的“ Borg ”角色,它标识中的舵轮有七个轮辐就是对该项目代号的致意,如图所示。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Kubernetes 的发展历程

Kubernetes v1.0 于 2015 年 7 月 21 日发布,紧随其后, Google 与 Linux 基金会合作组建了 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 (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简称为 CNCF ),并将 Kubernetes 作为种子技术予以提供。

这之后, Kubernetes 进入了版本快速迭代期,从此不断地融入着新功能,如 Federation 、 NetworkPolicyAPI 、 RBAC 、 CRD 和 CSI ,等等,并增加了对 Windows 系统的支持。

2017 年可谓是容器生态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这一年, AWS 、 Azure 和 AlibabaCloud 都相继在其原有容器服务上新增了对 Kubernetes 的支持,而 Docker 官方也在 2017 年 10 月宣布同时支持 Swarm 和 Kubernetes 编排系统。

这一年, RKT 容器派系的 Cores 舍弃掉自己的调度工具 Fleet ,将其商用平台 Tectonic 的重心转移至 Kubernetes 。

这一年, Mesos 也于 9 月宣布了对 Kubernetes 的支持,其平台用户可以安装、扩展和升级多个生产级的 Kubernetes 集群。

这一年, Rancher Labs 推出了其 2 . 0 版本的容器管理平台并宣布 all - in Kubernetes ,放弃了其内置多年的容器编排系统 Cattle 。

类似的故事依然在进行,并且必将在一个时期内持续上演。

上一篇 下一篇